色老板免费再在线视频观看|谁有三级片下载|免费在线观看黄色视频
业务邮箱
E7vXD3r2@hotmail.com
沙織.恥辱的研究室 #1
沙織.恥辱的研究室 #1

文章内容

intro
沙織.恥辱的研究室   作者:綺羅光   掃描:pd   整理排版:從不亂   提供者:Daisy at T2   目錄:   第一章惡夢的大屈辱宴會   第二章火熱夜晚的謀略   第三章麻繩的強烈變態強姦   第四章美肉的催淫按摩   第五章灼熱的肉洞及粗的假陽具   第六章屈服的吹喇叭訓練   第七章興奮的淫蕩講座   第八章肉體講座的挑撥   第九章變態的恐慌研究室   第一章惡夢的大屈辱宴會   1   城蹊大學是在武藏野的丘陵地帶,佔地十萬坪的學校。   這裡是以上流階級的子女較多,校園四周排列很多外國車或高級國產車。來往談笑的學生們,都穿著名牌的衣服。   在幾年前只要提到城蹊大學,別人的第一印象是「貴族學校」,不會考慮到這裡的學力。   可是舉世都向往高級的潮流,幾年來受到考生們的重視,在入學考試的困難度上,已經擠入私立大學的前三名。在城蹊大學經濟系擔任教授的市木庸一郎,正在有舒適冷氣的研究室終於看完學生們關於美國金融政策提出的報告,站在窗邊,取下眼鏡遙望遠處的森林,拉下窗簾。   本來顯得很困的雙眼立刻出現光澤,因為到了他享受的時間。   市木的面貌就是很嚴肅的學者型。   五十二歲,腦頂有一點禿,也有一些白髮,但長度能掩蓋耳朵。有一百七十五的身高,有一點駝背。鼻子冷冷的高挺,臉頰下陷,臉色青白,戴著眼鏡的眼光很銳利。   有凸出下唇緊閉嘴的習慣,這種樣子好像很頑固的三流政治家。   「市木的經營理論」是以高水準,不容易拿到學分出名。這樣一位嚴肅的教授,唯一的樂趣就是在研究室裡偷偷看色情書刊,市木的嗜好是強姦或虐待狂的故事,收集這種錄影帶也不下三百支。   不僅是欣賞書刊,市木對實踐方面也很熱心。經常去市內的高級虐待狂俱樂部,這樣發洩日常的精神壓力。在家裡面對老婆抬不起頭,在大學為教授間的派系鬥爭感到精神疲倦。   於是就看虐待狂的錄影帶或實際去做游戲。   不過這時候在市木的腦海裡一定會出現一位女性。   啊,如果能把那個女人的衣服剝光,用繩子捆綁起來慢慢折磨,不知道有多麼爽快。抓住美麗的黑髮,搖動她的頭和她口交……   然後把沾上唾液的肉棒插入陰戶裡,雙手撫摸上下有繩索捆綁的乳房,下面不停的進行抽插運動,把那個女人弄到被虐待的陶醉極點,讓她一邊浪叫、一邊說:「我……沙織………喜歡這樣……喜歡這樣性交……」不知道心裡會多麼痛快……   這樣邊想邊手淫,市木的幻想越來越膨脹,終於向美女幻影的陰戶射出大量的精液。   這個女人的名字是橘川沙織,是和市木相同經濟系經營組的副教授。不過只有二十八歲,今年春天剛從講師升上來。   沙織是從城蹊大學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後就立刻留美、進入哈佛大學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的才女,據說,她是城蹊大學成立以來最年輕的副教授,只有二十八歲。   市木就完全不同,沒有很好的學歷,完全靠老婆的裙帶關係到三十五歲十才升到副教授,和教授們的交涉已經不是簡單的事,因此橘川沙織很順利的升上副教授時,市木氣得幾乎不能睡覺。   市木這樣的感到氣憤,其實還有主要的理由。   他早就向往沙織的美貌,想進方法要和她做朋友,可是沙織根本不理他。連幫她開辟升副教授的甜言蜜語,對沙織也沒有發生作用。   「不用了,我不要靠任何人的力量,靠自己的實力取得副教授的地位。」沙織以毅然的態度對他說。   因此市木在教授會議上拼命支持和沙織競爭的中年講師,但結果是慘敗,教授們幾乎是一致支持沙織升副教授。   (那個女人看不起我,絕對不能輕饒了她,輕蔑我的人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一定要她知道。)   雖然在心裡這麼想,但是升上副教授的沙織,也許是更增加信心,顯得更美麗,使得市木對她的戀情更加火熱,每次在教授會議上見到沙織就被迷惑,下體的肉棒會亢奮起來。   所以,十天前經過一個人拿到那個錄影帶時,市木的高興可以說無法形容。   秘密錄影帶的價錢是三百萬日幣,還要用大學教授的身份給對方一些方便,但市木一點也不覺得可惜,只要能獲得這種寶貴的錄影帶,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行。   這個錄影帶可以說是充滿了刺激和興奮,雖然沒有赤裸或是性交的場面,但是幾乎把市木的一部分妄想映像化,對市木而言,那是決不會陳腐化的,對一個愛手淫的人來說,是夢中的手淫對象。   而且這個錄影帶的魅力還不止這樣,因為能把出現在錄影帶中的女人,也就是他所向往的橘川沙織弄到手的可能性。   市木在這十天來,已經看過幾十遍那個錄影帶。右手拿遙控器,左手撫摸肉棒。   2   橘川沙織的講座今天也是十八名學生全體出席,在熱烈的氣氛中進行。   在城蹊大學的經營組中,是最受歡迎的講座。來這裡的學生都是突破重重難關,才能來這裡。   尤其市今年夏天,因為沙織從講師升上副教授,講座受歡迎的情形是不在話下。   「對的……說到貨幣,有個著名的論題,那就是劣幣驅逐良幣,那一位解釋一下這個意義。」橘川沙織說。   沙織的聲音低沉而又有深度,甚至於可以認為是一種性感。口吻因為充滿知性而有些冷漠的感覺,但副教授能有這樣的威嚴也許會更好一些。   沙織是二十八歲,但雪白的皮膚有彈性而充滿新鮮感,最多也只能看成二十五歲。   所以第一次來參觀的人,還以為是研究所的學生代替教授來指導。   垂到後背的漂亮長髮,已經成為副教授橘川沙織的注冊商標。   和修長苗條的身材一樣,臉也細細的,五官充滿理智,有雙眼皮的眼睛,眼尾有點向上揚,從整體看來是充滿東方美。   「那麼請須藤同學說明吧。」   「是。雖然是面額相同的金幣,如含金量不同時,含量多的金幣就被收藏,只有含量少的金幣流通,就是指這樣的現象。」   「好,現在請教橫山同學說說,把這個主題用在官僚制度的弊害時,叫什麼法則。」   被副教授閃閃發光的眼睛注視的學生,剎那間感到恍惚。   「這個……不知道。」   「用功的不夠。打工固然可以,偶爾也要看看書。」   叫橫山的學生臉色通紅。   橘川講座受歡迎的理由,固然是因為老師是年輕的美女,更重要的是能確實學到美國式的經營學。站在學生們的立場而言,當然不愿聽老朽教授的落伍經營論。   另外一個學生舉手,是叫根岸的三年級生,也是講座的班長。   「是葛氏法則。」   「請說明意義。」   「是……新的意見,通常在大組織中不會受到採用,是古老的思想蔓延的意思。」   「對的,希望我們城蹊大學的經營結構不會那樣……呵呵呵。」   沙織微笑,紅唇微微翹起,露出美麗的牙齒。她的笑容令人陶醉,學生們也被引誘的微笑。   沙織隨手用手指整理一下發出絲絹光澤的長髮說:「如果要補充一點的話,就是在官僚組織中,決定經營性的業務時,會有驅逐革新以及創造性的危險。」   這時下課鈴聲響了。   「今天到此為止。下一周的企業研究,是輪到米村同學。主題是新力的世界戰略……一定很有意思。」   講座結束時,班長根岸來到副教授的地方。   「老師,這個星期六聚餐吧,已經好久沒辦了。」   「對不起,星期六要去名古屋參加學會。」   「下一周怎麼樣,大家都想和老師在一起喝酒。」   「還不能決定,我會盡量安排時間,但現在還不能答應。」   「請盡量吧,我又發現很有趣的地方。」   根岸說完露出有含意的笑容。這個很隨和又英俊的年輕人,好像對玩樂的世界也很精通,不知道從哪裡找來奇特的酒店或派對等消息。   「我想老師也會滿意的。」   「我……對那種下流的場所,不愿意再去了。」   沙織皺起眉頭,難得的流露出情感,臉頰也有一點紅潤,回想起那一天。   3   在四月,也就是兩個月以前,和講座的新學生們聚餐,同時也是慶祝沙織升任副教授的餐會。   平時決不會喝醉的沙織,大概是對升副教授還是會感到很高興,加上都是熟悉的學生們,聚餐後還到卡拉OK唱歌。聽到美麗副教授惱人的歌聲,學生們都非常高興。   喝玩第三家時已經是深夜一點了,剩下的幾個能喝酒的學生,把沙織幾乎像抬起來一樣的到第四家喝酒。   「哪裡?現在要去哪裡?」   在計程車上,好像走在云上一樣的感覺,沙織問根岸。   根岸好像很有信心的回答說:「在中目黑,有周末才舉行派對的地方。」   那裡就是成為問題的派對會場。   「老師……老師。」   突然被根岸的聲音拉回現實「哦……還有事情嗎?」   「真是很抱歉,早就想請問老師,那一次是不是發生不愉快的事呢?因為客人非常多,和老師分開後就沒有機會再看到老師。」   「不……不是那樣……」   沙織說的很含糊,而對任何狀況都會迅速做判斷,對有如超級電腦的沙織而言,這是很少有的情形。   雖然如此,撩起一下長髮像挑戰似的看著根岸說:「那種節目本身就是不乾不淨,是淫穢的,根岸同學,你是學生應該少去那種場合。很可能會破壞學校的名聲。」   「對不起,我會小心的。」   根岸低下頭表示歉意,然後急忙去追轉身要離開的沙織。   「老師,請盡量想辦法,下周一的餐會一定會準備很正當的地方。」   橘川沙織挺直腰背,以美麗的姿態走出去,苗條的身材加上義大利名牌的套裝,看起來像是時裝模特兒。   根岸跟到走廊上用一種不像學生的眼光看著副教授的背影。   他的眼睛首先看穿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踝,然後慢慢向上看。副教授每走一步,曲線玲瓏的小腿,就會有微妙的反應,穿著緊身裙的屁股,也向左右搖擺。   橘川沙織的體形完全是屬於高級知識分子的印象,可是,豐滿的屁股,或修長的大腿,以及把衣服高高撐起的胸部,看在根岸的眼裡是充滿性感。   看著副教授美艷的身體,根岸的臉上露出奇妙的微笑。   二個月前的晚上。   沙織和根岸他們去的中目黑,是在一家雜貨店的二樓,連看板都沒有的怪地方。   而且已經是深夜一點多鐘,裡面很擁擠,是一種自助餐的派對,從二十多歲到四十多歲的男女,手拿酒杯各自選適當的地方聊天。裡面至少有五、六十人。   沙織本身不由得想起美國的一家酒吧,沒有想到日本也有這種場所,感到驚訝和興奮。   還有一對美國人,看到沙織就很隨和的打招呼,和他們談話時,話題都是有關性方面的事。而且說的都是強姦、夫妻交換、戀物癖等變態的話,沙織感到很可怕就想立刻離開。   突然房間的燈光熄滅。   沙織感到害怕,但是看哪裡都找不到根岸等人。而且就是想去找,在這樣擁擠的情形下,移動位置都感到困難。   這時聚光燈射在小小的舞台上,每個人都開始鼓掌,同時不知從哪裡傳來戲劇性的怒罵聲。   「你這個女人,還不乖乖的,現在要好好的教訓你,嘿嘿嘿。要把你的傲慢態度徹底糾正……」   舞台上出現只穿丁字褲的光頭男人。   男人手中拉一條繩子牽出一個雙手綁在背後,只穿一條三角褲的女人。好像罪人一樣的拉出來。   「我要你做本大人的奴隸。誰知道你是哪裡的千金大小姐,但我會把你訓練成只要看到這條繩子陰戶就會濕淋淋的被虐待狂,嘿!你還不給我站好。」   強烈的衝擊使沙織發呆的時候,那個女人的雙手被拉起,高高的吊在天花板上。   大概有二十多歲,是男人會感興趣的豐滿女郎。受到折磨皺起眉頭,但也能看出濃厚被虐待慾望的氣氛。   男人拿起皮鞭,毫不留情的在女人後背上抽打。   「啊……」   女人的叫聲不像是演戲,黑髮散亂,美麗的乳房搖動。   (這是虐待狂的秀。怎麼辦?怎麼會來到這樣的地方。)   膝蓋有一點發抖,心中想應該早一點離開,可是身體像被鐵絲捆綁般無法動彈。   鞭打之後,就是用蠟燭滴在女人的身上。   沙織覺得太過分,對那個受到蹂躪的女人感到可憐,不由得流下眼淚。   可是,愈是可怕的東西愈想看的心理,沙織的眼睛一直釘在變態秀上看。   光頭的男人脫下丁字褲,把醜惡的肉棒露出在觀眾前面,然後在女人的屁股上摩擦。   受到這樣殘忍的折磨,但令人驚訝的是女人在這個過程中有好幾次高潮。從屁股的扭動和浪叫的聲音,顯然的是達到真正的高潮。   沙織感到強烈的惡心,腦海裡感到麻痺,有如聞到麻藥一樣。   全身都充滿厭惡感。可是下半身奇妙的產生刺激的搔癢感。心裡很激動的等待下面會發生什麼事情。發覺自己這樣的心理,沙織感到困惑。   (啊……我這是怎麼回事?看到這樣下流的表演會興奮……回去吧,馬上就走……)   拼命的這樣告訴自己,但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走。   不知道秀持續了多久,台上正用鐵針折磨乳房,同時脫了三角褲用假陽具插入。不敢相信的是用很多針刺入女人最敏感的乳頭上,男人還愉快的大笑。把特大號的假陽具插入陰戶後,在裡面攪動,傳來幾乎不敢聽的女人浪叫聲。   最後的秀是吹喇叭。   「母狗!現在要給你吃主人的肉棒!」   女人面對著男人的肉棒跪下。   那是沙織從來沒有看過的,不像是人類應有的巨大肉棒。龜頭的肉傘向四周張開,炮身上浮起的青筋像蚯蚓,沙織看在眼裡,心裡有奇妙的感覺。   「為什麼還不說謝謝!」   「是……謝謝。」   「你就盡情的舔吧……嘿嘿嘿,想喝那個東西了吧。」   「是……請讓我喝主人的又濃又粘的牛奶吧。」   女人發出甜美的哭聲,立刻撲向巨大的肉棒。   這是什麼樣的光景,用麻繩捆綁的身體,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動,拼命的用嘴吸吮。身上因鞭打和針刺,以及蠟燭油的火燒,有很多血跡和發光的汗水。   把肉棒含在嘴裡,套弄時發出淫邪的水聲,女人同時扭動屁股。   「怎麼樣?好不好吃?」   「好吃……啊……」   「嘿嘿嘿,你又流出淫水了吧。」   「是,主人……」   「嘿嘿嘿。」   男人用力抓住乳房搖動,又把蠟燭油滴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每一次都發出沉悶的哼聲。   「你還有時間哭嗎?來呀!」   「唔……是……啊……」   (啊……一個人能墮落到這種程度嗎……?)   沙織看著台上的秀,身上起了雞皮疙瘩。   可是厭惡感和強烈的感動,幾乎無法區別。   「深喉嚨,要吞入到根部!」   女人流著汗水把嘴張開到最大,大概經過很多訓練。男人巨大的肉棒完全消失在嘴裡。   這時男人要求女人做活塞運動。   「這樣舒服了吧,連喉嚨都碰到了。」   「唔……唔……」   女人的眉毛痛苦的扭曲,可是從鼻孔露出來的哼聲,實實在在感覺出被虐待慾望的喜悅。   不久之後,男人的屁股開始顫抖,女人也露出高潮的表情,好像很香的吞入男人射出來的東西。   射精之後,女人立刻用舌頭仔細的清理肉棒。   被強烈衝擊幾乎要昏迷的沙織,也開始尋找出口,到這時候才發現客人中已有幾對開始用繩索做虐待狂的游戲。   (啊,原來這裡是變態者來的地方……)   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發覺,先前那一對外國人大概是約沙織參加變態游戲。   沙織一面罵自己的愚蠢,一面在黑暗中徘徊。   4   簡直像迷宮,越焦急越無法把握方向感,而且雙腿顫抖,走路都沒有力量,想到一直到凌晨都離不開這裡,已經嚇得半死。沙織以求救的心情向做在吧台前喝酒的男人問道:   「我想出去,門口在哪裡?」   「門口在那裡,這裡的路還真不好找。」這個男人露出和藹的笑容,拉起沙織的手就向前走。   沙織鬆一口氣,總算得救了。   那個男人打開門,可是沙織走進去才知道那不是出去的門,而是通往凌辱的門。   「你喜歡什麼樣的游戲呢?」   「你說什麼?」   那裡好像是雙人的游戲室。裡面有婦產科用的治療台,桌子上有許多性交用具,而且從天花板上垂下繩索和鐵練,幾乎把沙織嚇昏。   「不……不要!」   「哇,仔細一看,你還是大美女。」   男人摟抱沙織的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的運氣真好,嘿嘿嘿,今天晚上找不到對象正在發愁。」   「我不是的,我不是那種人,求求你放我走!」   「不要表演了,來這裡的人都是同好……我知道的,你剛才很陶醉的看台上的秀,你的身體很熱了吧,讓我來玩弄你。」   體格強健的男人,從沙織的背後抱緊。   這不是沙織能抵抗的對手。從絕望中,沙織想到說出自己的身份脫離這個困境。   「我是城蹊大學的副教授……如果你還不罷手,我會採取應有的行動。」   大學的教師,在理性的社會中很有效的這一句話,在這樣的場所是不會發生任何效力。   「你是大學的老師嗎?這個太好了,我認識很多虐待狂的教授,但還沒看過這樣美麗的被虐待狂老師。太好了,我會好好的和你玩一玩。」   這個變態者說話的時候幾乎要流出口水。   立刻有繩索纏繞在沙織的雙手上。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失去自由,強烈的恐懼感,使她幾乎無法呼吸。緊接著繩子綁到胸部和手臂,毫不客氣的綁緊。   這時沙織不知為何會想到剛才看到的女人。   (啊,我馬上就要和那女人一樣受到無比的羞辱……」   一面被綁一面這樣想,但同時產生難以解釋的一種被虐待的陶醉感。   「美麗的副教授,果然是被虐待狂,被綁以後眼睛立刻發呆了。」   綁玩以後男人的態度是把沙織看成情婦。   從衣服上撫摸乳房,不斷的吻雪白的脖子。   這時男人開始脫沙織的裙子,解開上衣的鈕扣。   「你的身體好像用的不多的樣子,但我會好好教你的,老師,你會成為最好的被虐待狂。」   「啊……不要!我不是那樣的女人!你相信我吧……」   「嘿嘿嘿,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裝什麼蒜。」   「做這種事……你真的會有麻煩,我不會忘記你的面孔。」   「少囉嗦,現在要把你這個囉嗦的嘴巴封住!」   男人強迫要沙織跪在胯下,沙織突然受到掌摑、怒罵。把毛茸茸的下腹部壓到她的臉上,聞到強烈的荷爾蒙味道幾乎昏過去。   堅硬的肉棒插入嘴裡,沙織難過得只有哭泣的份。   同時,剛才那個作秀的女人和自己現在的影像重疊。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強烈快感,不知何時沙織沉迷在屈辱的口交中……   (為什麼會形成那種情形。)   橘川沙織在講座之後回到研究室裡,產生痛苦的回憶。二個月後的事快要忘記,但從剛才和根岸的談話中又顯現出來。   (那種事,太過份了。)   快要流出眼淚,沙織咬緊牙關忍耐。   已經哭了很久。今後還要受到那件事的影響也就太愚蠢,也不合理。新銳的經營學家沙織做了這樣的結論。   (要盡快的把這一切忘記。雖然很悲慘,但身體并沒有受到污辱……并沒有失去什麼,而且沒有人知道那件事。)   本來帶她去那種淫穢地方的人就是根岸,本來很恨他,但現在說出來也沒有什麼用。和學生在一起應該要節制……   這時候沙織想到一件可怕的事,就是那天晚上對那個變態男人說出城蹊大學的名稱。   那個男人會不會有來到大學向她威脅的可能?   (啊……如果是那樣,我就完了……可是……)   沙織一面感到恐懼一面想。   受害的程度沒有更大,可能是沙織報出身份的關係。那個變態大概也想到強姦大學副教授的結果會很嚴重。   現在只有祈禱那個男人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5   市木庸一郎比看專業的書更誠摯的表情看著那個錄影帶已經三十分鐘。   右手拿遙控器,左手撫摸從褲子裡露出來的肉棒。這是有威嚴的教授,絕不能讓學生看到的醜態。   那個錄影帶是他又愛又恨的橘川沙織,陶醉在變態行為時所偷拍出來的錄影帶。   在他滿意的畫面時用靜止或慢動作,或重覆看,手裡一直拿著遙控器。錄影帶的時間只有三十分鐘,但他看一次至少要二小時以上。   偷拍的攝影機大概只有一部,從側方的角度拍攝。因為照明不夠亮,使得畫面不鮮明,因此看不清楚沙織的表情是很遺憾的事,但仍舊能興奮,無論看多少次,陰莖都會勃起。   錄音狀態也不好,不過從雜音中還是能聽到沙織的嘆氣聲或哭聲。這樣的聲音又刺激市木的性感。   把肉棒深深插在喉嚨裡,同時乳房被玩弄,此時從沙織的鼻孔發出甜美的啜泣聲,這是市木最喜歡的部分。   (這個女人確實有變態的氣質。)   一半是由於自己的愿望才這麼想。如果是普通的女人,這樣被綁還強迫把肉棒插在嘴裡時,不可能發出這樣嬌艷的聲音。   那個從哈佛大學畢業傲慢的橘川沙織,實際上是被虐待狂,那裡還有比這個更叫人痛快的事情呢。   調教橘川沙織,使她能夠成為自己專屬的性伴侶。每一次手淫時,或和虐待狂俱樂部的女人做游戲時的夢想,說不定還有實現的可能。   市木異常興奮,現在雖然還沒有做出決定,但以後要用這個錄影帶去恐嚇沙織。   (只有這時候才能盡情的看沙織的裸體,她的乳房和陰戶。)   可是和行為的兇暴相比,女人的身體沒有露出多少,是他感到不滿的地方。   沙織的上半身被麻繩捆綁,上衣的鈕扣解開,拉下乳罩,從麻繩和麻繩之間露出意外豐滿的乳房。   下半身是穿純白的三角褲,雖然能看到豐滿的大腿,但一直到最後也沒有看到三角褲裡的神秘部分。   這是預告篇,市木是這樣告訴自己。本篇是沙織演被虐待狂的女主角,市木是導演……   這時候有敲門聲,甜美的夢想被打斷。   「可惡!是哪個混蛋。」市木憤怒的站起,拉上褲子的拉煉。   「論文寫作中,禁止進入」   在他享受的時間裡,門上一定會掛出這個牌子。如果有人敢來打擾,一定會被怒罵,學生們看到這個牌子應該不會進來的。   「對不起,老師,有一點事……」從門外傳來討好的聲音。   「你沒有看到那個牌子嗎?」   是哪一個學生,對這個可惡的東西要如何制裁,市木感到興奮。   「是我,橘川講座的根岸。」   「喔,是你。」   市木的態度突然改變,雖然沒有露出笑容,但立刻去開門讓學生進來。   「老師,那個錄影帶怎麼樣,還好看吧?」   「馬馬虎虎。」   為自己的面子,也不能說自己剛才還在一邊欣賞一邊手淫。   根岸進入房間後表情也不一樣了,大大方方的坐在沙發上,笑嘻嘻的看著市木。   面對市木毫無恐懼的樣子,對他這種態度市木有點不高興,但還想問他從哪裡得來的錄影帶和其他許多事情。   「你喝白蘭地嗎?」   「好啊。」   拿出最好的白蘭地,同時在心裡嘀咕,大概只有校長來的時候我才會這樣招待。   根岸用熟練的動作玩弄酒杯,用很隨便的口吻說:「我相信市木老師一定知道那個錄影帶的價值。」   「可是,三百萬還是太貴了。」   市木昧著良心說話。三百萬,和更改根岸的成績都不是大問題。可是不愿意被這個太保學生抓到弱點,以後受到恐嚇。   「是嗎?我還以為算的很便宜。老師也知道,橘川老師的信徒可多的很。我知道有幾位教授,就是出五百萬也肯買。」   「那麼,你為什麼拿到我這裡來呢?」   「就是這個問題,市木老師。」   根岸大膽的拿桌子上的煙,還在上面輕輕敲。   「我想和老師組成共同戰線,為了得到橘川沙織……」   「你說什麼?」   「嘻嘻,還不用驚訝吧。這是老師經常在心理想的事。而且和橘川沙織在過去有不少過節。」   (這小子連這個也知道!)   市木驚訝的看著對方。「說實話我也迷上她了。我過去也玩過不少女人,但才色兼備的女人中,還沒有看過她這樣的美妙女人。」   根岸說到這裡才點燃香煙深深吸一口。   「我是壞蛋,可是對大學的老師不能輕舉妄動。我還不想坐牢,可是,我們兩個人若能合作,一定能達到目的。」   「你……要我這個大學教授幫你強暴婦女嗎?」   「不要說正經八百的話,赤阪的Y或六本木的W我也是常去的。」   根岸直接說出市木常去的虐待狂俱樂部的名字。一直保持嚴肅面孔的市木也露出苦笑,只好向這個年輕人投降了。   然後根岸說出得到這個錄影帶的經過。首先是聚餐的事,有計劃的把沙織帶到變態俱樂部,但因為人太多迷失了沙織。   可是十天後有了異想不到的幸運,就是那個俱樂部的老板,告訴他有很好的錄影帶。   「在無意中播放偷拍的錄影帶時,看到一個美女,而且還是你那個大學的老師。」   根岸馬上買下那個錄影帶的原始版。雖然沒有告訴市木價錢,但一定是低價買進。   「這麼說,錄影帶只有這麼一卷,是不是?」   「不,正確一點說還有一支,那是我留下的拷貝版。」   「那個出現在錄影帶裡的男人,是你的朋友嗎?」   「不認識。不過那小子也沒有用,有那樣好的機會,只是射在嘴裡而已。」   「那麼……是沒有性交了?」   「當然,對我個人來說,那樣是比較好的。那個錄影帶上是洗掉了,事後那個人解繩索就溜走了。大學副教授的頭銜發生效力,那個人害怕了。」   市木聽了以後也鬆了一口氣,他自然也不希望被不相干的人凌辱橘川沙織。   放心的同時,點燃起淫靡的野心。事到如今,無論如何也想把沙織本人弄上手。   「我們合作吧,讓橘川沙織做我們的奴隸,市木老師,只是看錄影帶還不過癮吧。」   大概他當初就有這個意思,才向市木推銷這個錄影帶。先拿到三百萬,讓市木看到沙織的錄影帶興奮後,提出強姦的事……   「那麼,有什麼好計劃嗎?」   在心裡想著被這個小子牽著鼻子走,覺得不愉快,可是忍不住這樣問。   根岸好像已經知道有這樣的結果,立刻提出作戰計劃。   第二章火熱夜晚的謀略   1   這一天,橘川沙織在講座的時間裡和往常有點不太一樣。   輪到米村發表「新力的世界戰略」的報告時,也沒有表示很大興趣,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完畢後在學生討論時,也聽不到她發表往常那種深入的評論。   這是有理由的,市木要她在講座後去他的研究室,心裡感到很煩,大概又想邀她去吃飯,不知拒絕幾次才能使他斷了念頭。   「如果有事,不用去研究室,就在這裡請說吧。」   可是今天的市木態度不一樣。   「我是沒有關係,在這裡說出來丟臉的是你。」   「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過,到我研究室你就知道了。發生你的副教授資格有問題的事情。」   不是平時那種追求的口吻,充滿信心的強硬態度,使沙織感到不安。沙織當然知道市木庸一郎對她升副教授的事感到不愉快。   市木究竟掌握了什麼事?她自己沒有任何怕他知道的事。不,有一件事使她擔心,想到在那個變態俱樂部像一場惡夢似的被迫嘴含男人陰莖的事。   (那個男人……到大學來找我嗎?)   那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出現在大學裡就會有被逮捕的危險,如果他要那樣做,那一天晚上就可以強姦沙織了。   而且,沒有任何可能性,把那個人和市木連在一起。   (可是,市木教授為什麼那麼有信心?)   沙織想集中精神上課,可是心裡一直想著這件事。   「今天的老師有一點奇怪。」   「大概是那個東西來了吧?」   學生們都奇怪的悄悄私語。   最紅的模特兒也自嘆不如的美貌,還有敏銳的頭腦,有如超高性能電腦一樣的橘川沙織老師,原來也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學生們還產生奇妙的安全感。只有講座的班長根岸對沙織的態度沒有懷疑,臉上帶著冷笑觀察。   (美麗聰明的副教授也動搖了,嘿嘿嘿。)   市木庸一郎就算是老朽也究竟是教授……根岸很感動,他沒有選錯伙伴。   按照過去的樣子,都是他自己一個人把目的物弄上手,但橘川沙織副教授實在是有困難。   他手上雖然有錄影帶做證據,一個學生去恐嚇她,沙織不會感到痛癢,一定會立刻報案。地位比沙織高的教授,而且在校內都知道他是難纏的人物,錄影帶在他手裡才能發揮威力。   劇本是和教授再三研究,好像先發攻擊已發生效果。可是沙織的堅強防線是不是能突破,完全要看市木教授的手腕。   (希望教授能堅持到最後……)   2   偷拍沙織的錄影帶,經過根岸的剪接,已經變成愛好此道的男女在玩變態游戲。   一般的色情錄影帶是把演戲的強姦表演剪成和真的一樣,但這是相反的,把真正的強姦剪接的像游戲一樣。   因此,作為色情錄影帶,劇情就不夠完整。虐待狂的男人捆綁被虐待狂的女人,折磨一陣後射在嘴裡就結束。   可是和一般色情錄影帶不同的,是演被虐待狂的不是一般的風塵女郎,而是城蹊大學的美麗副教授橘川沙織。   沙織現在就是在市木的研究室裡,利用快轉的方法概略看一遍那個錄影帶。   「啊……這是……」   一開始就這樣大叫一聲後,沙織一句話也沒有說。好像被釘在椅子上,動也不能動。   市木很狡猾的到了能聽到沙織把肉棒含在嘴裡發出腦人的哼聲時,就停止快轉改為正常播放,這樣更加重沙織的羞恥感。   大概十五分鐘就看完錄影帶。強烈的衝擊使沙織的臉色發白,額頭上冒出汗珠,身體輕微顫抖。   「在哪裡拿到這個東西……」   已經不是平時那種充滿信心的聲音,好像連呼吸都困難的樣子。   「有一個人送到我這裡來,我為了保護城蹊大學的名譽,照對方的開價買下來。   如果這種錄影帶流傳出去,認真用功的學生也太可憐了。」   市木的螃蟹眼發出亮光,灰白的臉多少帶一點紅潤。   (看她這種慌張的樣子……嘿嘿嘿……活該,傲慢的哈佛留學生也沒有樣子了。)   看到這種軟弱的沙織,當然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形後,市木的野心愈來愈膨脹。   「送這個錄影帶來的人是誰?」   「那種事情不重要,問題是錄影帶裡的內容。真沒有想到你會有這種變態嗜好。」   「我怎麼會有……那種……」   「那麼,你認為自己是正常的的嗎?」   「不,不是這樣的。」   因為沙織非常狼狽,有如電腦的頭腦還沒有開啟使用。   「這個錄影帶……是經過改造的。這個時候,我是受騙……強迫把我關在那裡,幾乎要被強姦……這是真的,教授。」   皺起美麗的眉毛,訴說時快要掉下眼淚。   「喔,原來如此,我對這種淫邪的世界不太了解,可是看起來,好像是彼此同意在一起玩變態游戲的樣子。這個下流的男人,是你的愛人嗎?」   市木隱瞞自己的變態嗜好,故意用這種話刺激沙織。   「不能開這種玩笑,我會解釋的,教授,請聽我說。」   沙織好像非常口渴,不斷的咽下口水,拼命的解釋那一晚發生的事。   當然市木早已知道,所以做出無聊的表情,擺出隨便聽一聽的態度。只是眼睛釘在沙織的美麗肉體上。   (啊,不久之後,這個肉體就歸我所有了。)   心裡非常激動。   在市木沉迷在邪淫的妄想裡時,沙織解釋完畢,正用充滿魅力的眼光看著市木。   「原來如此……不過,這樣的解釋還是對教授會議說吧。」   「教授會議?這是什麼意思?教授,難道要把這個錄影帶……」   雙眉鎖得更緊,濕潤的紅唇嘆息,變成非常刺激官能的表情。當然,沙織本身是不知道這樣會更煽動市木的虐待慾望。   「當然,請大家來欣賞後,判斷你的副教授資格是不是妥當。」   「這……」   「我以同事的感情,原來想事前聽你本人的解釋,可是你剛才說的話,無法使我滿意,……好了,麻煩你來一趟,可以走了。」   「請等一下,市木教授。請相信我的話……」   「要我相信你的話嗎?」   (啊,這是多麼爽快的感覺!)   市木心裡充滿變態嗜好的喜悅感,但做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你要知道,當你升任副教授時,我是推荐其他的人。可以說,我們是敵對的,若想說服我,能不能說更好的謊言。」   「這不是……謊言。求求你,這個錄影帶的事,請不要送到教授會議上,求求你。」   拋棄自尊心向市木低頭。   在沙織而言,比失去副教授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做一個女人把充滿屈辱的錄影帶公開出來,那是比要她死還難過。被捆綁後口交,男人把精液射在她嘴裡,這樣的錄影帶公開後,不管是什麼樣的處分,也只有主動的離開學校。   「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市木隱藏心裡的興奮,看著美女傷心的模樣說:「嘿嘿嘿,你過去對我是相當冷淡的。」   一面說一面在心裡想,過去不知道碰過她多少次的釘子,大概不只十次。   「過去有失禮的地方……我誠心誠意的道歉。」   說這種話幾乎要吐血,大概又覺得這樣還不夠,又補充說:   「以後我會特別小心,確實我以前缺少謙虛的心。」   「說這種話是很容易的,如果有道歉的意思,能不能用態度表現出來,那樣的話我可以重新考慮的。」   「我……該怎麼做……」   沙織抬起頭,眼睛裡含著淚珠。   「好,我說出條件。但這不是恐嚇你……千萬不要誤會。」   市木說到這裡,調整呼吸,以免說話的聲音會顫抖。   「如果陪我一個晚上,就當作沒有這件事。錄影帶還給你,也會說明這個東西怎麼會送到我的手上。」   「……什麼?」   停頓一下,沙織才發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雪白的臉立刻紅潤。   身為大學教授的人物怎麼會這麼無恥,做為保密的代價竟然要求性交……   「不愿意嗎?」   「不,……不是那樣……」   「你回答吧。」   「這……給我一點時間吧……」   「不行。」   市木冷酷的說。   根岸已經給他建議,說服女人時最好不要給她更多考慮的時間。   「我要你現在馬上回答。況且你已經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   「……」   沙織垂下頭把性感的嘴唇咬的幾乎冒出血。   這樣的沉默雖然只有幾分鐘,市木卻覺得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怎麼樣?還不答應,你這個傲慢的女人。)   其實他的內心是很恐懼的。沙織隨時可能站起來大聲說:「隨便你!」就走出去。   可是情形沒有壞到那種程度。   「陪你……是什麼意思?」   市木看她軟弱的眼神,知道自己勝利了。   「明天我休假,準備去山梨的溫泉。希望你能和我同去。」   事先已經調查過沙織的日程表。每周的星期五夜晚應該是在家裡寫作。   這時候的沙織當然感到很困惑,本來就感到非常討厭的中年男人這樣逼她去溫泉,當然做不出很好的回答。   「明天……是不可能的。」   「我不勉強,嘿嘿嘿。因為有困難的不是我……記得嗎,下一次的教授會議是下個星期一。」   市木感覺出最後的一句話已經把這個才色兼備的女人擊倒。   沙織還沒有說話。   「這樣優柔寡斷的樣子,不像你平時的為人。」   「……」   「快一點吧。」   「是……我愿意陪你去。」   3   克制急躁的心,市木慢慢喝白蘭地。雖然說精力旺盛,但已經五十二歲。喝多了把重要的寶刀弄鏽,就哭也哭不出來了。   已經在溫泉泡過兩次,穿上睡袍坐在餐桌前吃著溫泉老板親手調理具有增加精力的酒菜。   他想有伙伴實在很好。和這個溫泉的老板須山是幾年前在某變態俱樂部認識的,以後就作朋友來往。   據說創業八十年,須山是第三代。曾經在山梨縣溫泉中是很出名的旅館。但須山沒有做生意的欲望,沒有做設備投資,建築物也任由其荒廢,現在已經變成三流的破旅館。   市木來這裡時,就會為他準備有單獨溫泉浴室的房間,也能借用麻繩或皮鞭等變態的小道具,可以說很方便。   (差不多該來了。)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   沙織說今天有必須要交的稿,完成後開車趕來。   沙織的愛車是紅色的雷諾跑車。在校園裡看到她的紅車,市木就會產生忌妒和羨慕混在一起的奇妙感覺。   可是到十點多沙織都還沒有出現。   市木急躁的打電話給根岸,這是今天晚上的第三通電話。根岸是帶著女朋友在同一地區的旅館等待。   今晚的安排是先由市木和沙織二個人做愛後,到深夜時根岸。當然沙織作夢也想不到有自己的學生會加入,見面時的樣子一定很好看。   這樣和根岸搭當,一直折磨沙織到明天早晨。   「你認為她真的會來嗎?」   市木不放心的問根岸。「不用擔心,教授,慢慢喝酒吧。」   聽根岸這樣說以後就奇妙的覺得心安。   從電話裡傳來「啊……唔……」的哼聲。   「原來你正在享受中!」   「是……只是乾等也覺得無聊。」   根岸的口吻一點也沒有難為情的樣子。   現在要準備對沙織輪姦,但先和其他的女人玩,還讓那個女人發出淫叫聲,根岸不是相當精力旺盛的人,就是年輕人的特有能力。市木對這個年輕人開始產生畏懼的心情。   放下電話後不久從走廊傳來走路聲。   (來了……)   市木的心立刻猛跳。   須山掛著阿諛的笑容帶來橘川沙織。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哪裡,你自己開車一定很累吧。」   看到沙織以後,連不滿意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須山對他做出有特別含意的眼神後離去,這時房裡只剩下兩個人。   (啊……真不敢相信……)   沙織在他面前坐下時,市木就緊張的不知該怎麼辦。又覺得讓根岸來參加實在太可惜,最好能和沙織單獨在一起到明天早晨。   「先來喝一杯吧,你想喝什麼?」   滿面笑容的從冰箱裡拿來啤酒。   「對不起,我不喝酒。」   「怎麼這麼沒有情調呢?」   「因為回去時我還要開車。」   「你說什麼?」   市木停下倒啤酒的手,皺起眉頭露出險惡的表情看著沙織。   「對不起,我今晚不能夠住在這裡。明天早晨在東京我還要開會,最好今晚就……」   沙織低著頭避免和市木的目光相遇,從她的態度可以看出對市木的強烈厭惡感。   (可惡!給我幹一下就想走!這樣和妓女有什麼不同!)   原本期望能有甜蜜氣氛的晚上,現在完全落空。(既然要和我做愛,就該讓我愉快一點……原來討厭我到這種程度……)   由愛生恨,氣得快要發瘋。   事到如今,只好和根岸一起徹底折磨她。   市木也很現實,到這時候要依賴根岸。(說什麼也不會讓你今晚就離開,明天一整天要把你監禁在這裡!)   這裡不是普通的旅館,大聲哭叫也不會有人來救你。而且須山聽到沙織這樣美女的慘叫聲,一定會很高興。在充分玩過之後,也可以讓須山來參加。   然後徹底的折磨,把她驕傲的性格完完全全的推翻。   4   接受沙織趕時間的要求,說要立刻上床。   本來想一起洗溫泉,但沙織說出門前洗過澡,很明顯的看出來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的態度。   走入準備好臥具的鄰房。   市木立刻想擁抱時,沙織馬上躲開,很小心的環視房間裡的狀況。   「什麼事。」   「并不是我懷疑你,只是這種場所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   「害怕再度被偷拍嗎?這裡是普通的溫泉旅館,和你長去的變態俱樂部不一樣,不會有那種設備。」   聽到市木有刺的話,沙織對他瞪一眼。在她美麗的眼睛裡,已經沒有懦弱感,發出強烈意志的光輝。   (她已經振作起來了……可要小心應付。)   市木這樣告誡自己。如果從開始在精神上被她佔上風,恐怕連做愛也不能順利達到目的。   「我們是說好的,只有今天這一次,對吧。」   「當然,所以那個錄影帶也帶來了。」   「我要先說清楚,以後萬一還有這樣的要求,我有決心採取必要的措施,知道嗎?」   (她現在要反過來恐嚇我了)   市木不由得苦笑。   「你到那邊去,這裡準備好會叫你進來。」   大概不想讓他看到脫衣服的樣子,沙織把他趕出房間。   (揍她一頓吧。)   勉強忍耐心裡的衝動,市木回到剛才的房間。   市木當然也有作大學教授的自尊心。至少在完成性交之前,要保持紳士的態度。   等到男女關係完全成立,再發洩心中的悶氣也不晚。   趁這個機會打電話給根岸,再確認今後的程序。回來時遇到須山,對方好像一直有話要說。   「教授,那樣的美女,真叫我羨慕。」   須山不到四十歲,但已經禿頭,露出快要流口水的表情說:   「那位美麗的女性就是曾經說過的副教授嗎?」   因為可能有須要他協助的地方,把概略的情形事先告訴他了。   「嗯,等一下可能會吵一點,一切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員工都回去了,請盡情的玩吧。」   「我準備明天玩一天,在中途會叫你的,一起來懲罰那個傲慢的女人吧。」   須山的表情立刻開朗。   「太好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這一次就免費招待。」   丟下還想要說話的須山急忙回到房裡,因為想看到副教授的脫衣舞。   悄悄的走到門邊,輕輕拉開一點縫隙。   在暗光下穿著白色襯裙的沙織,背對著這一邊。   (還好,趕上了!)   那真是夢幻般的美麗,垂到後背的長髮,充滿性感的肩頭,尼龍的襯裙緊緊包住富有曲線美的身體,幾乎能看到細細的柳腰和豐滿的臀部,市木的心裡愈來愈激動。   取下肩帶,尼龍的襯裙滑落。   (啊,受不了!)   露出光滑的乳白色後背,身材像芭蕾舞者一樣修長直挺,沒有多餘的肉。乳罩的帶子陷入後背的肉裡。   從腰上拉下褲襪,市木的視線立刻集中在屁股上。豐滿而向上翹的雙丘,有小小的比基尼三角褲包圍,腿的曲線美勝過外國人。   這是連作夢都會夢到的半裸體,市木的肉棒已經頂起睡袍,露出紫紅色的龜頭。   (還想看,想在近處看!)   橘川沙織的脫衣秀,對市木來說這是最大的樂趣之一,一面接吻或斟酒,慢慢露出美麗的肉體。   (應該不須要這樣偷偷看的……)   撫摸著自己直挺的肉棒,這樣在心理嘀咕,今晚的序幕戰,是被沙織搶了先機。   這時候的市木勉強克制自己不要衝上去摟抱。   (哼,這個女狐狸,上床以後,我要掀開你的假面具!)   自從看過那個偷拍的錄影帶以後,在市木的心裡就有類似愿望的預感,那就是橘川沙織在美麗女強人的面貌之後,有被虐待狂的本質。   被捆綁後,給暴徒舔肉棒時充滿情感的表情,以及甜美的哼聲,男人的精液射在她嘴裡時,沙織的陰戶絕對是濕淋淋的。反覆看幾次那個錄影帶後,市木就有這樣的信心。   現在就要用自以為榮的肉棒給她狠狠插入,讓她暴露出假面具下淫蕩被虐待狂的真面目。   5   「請來吧。」沙織身上只剩下一件三角褲,躺在床上蓋被後對市木說。   市木走進房裡,就立刻脫去睡袍,陰莖已經充血到極點,有如青龍刀般的翹起,市木自己都感到得意。   就在想給沙織看看時,沙織把被蓋在臉上說:「請你把燈關掉吧。」   「這個也關?你要熄黑嗎?」市木的口吻不由得暴躁起來。   現在只是剩下小燈泡的一點光亮,如果關掉後,就不能在床上欣賞沙織的裸體。   「我……現在幾乎想死,這一點你應該答應吧。」   她沒有想到教授已經完全脫光,看到從黑毛中直立的東西驚叫一聲就把臉轉開。   (嘿嘿嘿,怎麼樣?還不輸給年輕人吧。)   由於讓沙織感到恐懼,市木的心情也緩和一些,就關掉電燈。反正等一下把她綁起來以後,可以自由的解剖。   進去的剎那間聞道無法抗拒的女體芳香,把身體靠上去時,從身上傳來溫暖的感覺,興奮的快要麻痺。   「啊……唔……」   在沙織的身上糾纏時,就是拼命忍耐呼吸也會急促,嘴裡露出淫邪的哼聲。   「沙織……呀……」   「不要……啊……」   從沙織的嘴裡露出厭惡的聲音。市木強迫把石頭一樣堅硬的肉棒壓在下面。   急促的呼吸噴在脖子上。堅挺的肉棒壓在她的肚子上。   「啊……」   沙織不由得發出顫抖的聲音。   「嘿嘿嘿,感覺出來了吧。想要你想得變成這麼大了……啊,好香。」   「啊……不要……」   市木用雙腿壓住沙織掙扎的下肢。   「對我是這麼討厭嗎?可是現在必須和我性交,你一定很傷心吧。」   用舌頭舔雪白的脖子,一隻手抓住乳房,膝蓋頭在她大腿根摩擦。   和陰毛摩擦產生的感覺,使市木非常興奮,大概是蓋上被後偷偷的脫去三角褲。   「就是這味道叫人受不了。」   市木開始要求接吻。   但遭到嚴厲的拒絕。   經過幾次後雖然能碰到她的嘴,可是頑強的不讓他的舌頭進入。在沙織搖頭表示不要時,豐滿的黑髮隨著搖動,隨著散發出來的濃密香味,使市木的情慾更強烈。   市木苦笑後終於放棄接吻,但手在女人的裸體上撫摸,查看美麗副教授的肉體是不是很豐滿。   「你的身體真好。」   「啊……啊……」   「不能親眼見到這個肉體真是遺憾。」   像上等的絲綢一樣光滑,壓下去時有彈性的反應。很希望能在燈光下仔細的欣賞這個美妙的肉體。   「沙織,你有相當多的戀愛經驗吧。」   一面輕揉乳房,一面在耳邊悄悄的問。   「和美國人幹過了吧?」   「……」   「讓洋人的大傢伙插進去了嗎?」   「請不要問那種淫邪的事。」   「嘿嘿嘿,不要假裝神氣。看那個錄影帶的感覺是你很習慣吹肉喇叭。何況很輕易的就把精液吞下去,這個也是從美國學來的嗎?嘿嘿嘿。」   對她說這樣淫穢的話,市木企圖引起沙織的情火。   在黑暗中沙織的臉變的通紅,不用看從動靜中就能知道。   「嘿嘿嘿,你想說什麼嗎?讓乳房這樣搖動。」   「我……絕對不會忘記教授的卑劣。」   「很好,順便也不要忘記我肉棒的味道。」   「啊……」   沙織發出嘆息聲。這是市木開始吻乳房。   把硬起來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尖撥弄,同時用一隻手在沙織最敏感的地方撫摸。   「真奇怪,向你這樣的知識份子,這裡也會長出淫穢的毛。」   用手撫摸柔軟陰毛的時候,也撫摸陰唇,把花瓣分開。   「不管你多麼討厭我,還是會流出淫水……對不對?」   「不要說了!」   「還有這裡也硬起來了。」   市木的手指找到了陰核,就開始搓揉。   剎那間沙織有了反應,停止呼吸後深深的嘆一口氣。   (她……絕對有變態的性慾。)   從過去的經驗,市木做了這樣的結論。最好的證據就是愈對她說淫邪的話,和不愉快的態度是相反的,呼吸或扭動身體的樣子愈亢奮。   市木的肉棒也到了火熱的極點,已經把透明的液體流到沙織雪白的肚子上。   市木終於用自己的下半身頂開沙織夾緊的雙腿。   「啊……不要!我還是不要,不要插進來。」   「又不是小孩,到這時候還說那種話。」   市木露出得意的笑容。副教授恐懼的樣子使他感到非常愉快。   (啊,我終於使這個女人感到恐懼。)   「嘿!你認命吧!」   「啊……不要……」   「嘿嘿嘿……嘿嘿嘿。」   確確實實的壓制住沙織的上半身,屁股開始前後移動。   兇器的前端碰到沙織沒有東西掩蓋的秘洞口。每次沙織都發出哼聲,赤裸的身體開始顫抖。   終於插入肉洞裡,洞口像處女一樣窄小。   市木怕被頂出來,用盡全力向裡插入。「啊……」   黑色的長髮猛烈搖擺,刷過市木的鼻尖,使男人感到更刺激。   肉棒又要被頂出來的樣子,市木憋住氣拼命向裡插,總算讓頭部完全進入。   「不要啦……求求你,不要繼續插入了……啊……」   沙織開始哭訴。   (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就這樣慢慢深入時,市木的心裡充滿勝利的快感。沙織愈是掙扎,市木的虐待慾望也更強烈。   「沙織,現在連成一體了,哈哈哈。」   雖然用了不少力氣,可是一旦插入後,濕淋淋的黏膜,和她的意志相反的,溫柔的包住肉棒。   啊,有顆粒的底部,在抽插時無比的刺激男人的性感。   「啊,太好了,我感動極了……」   一面輕輕搖動屁股,一面無比感慨的說。   「啊……不要……」   完全被插入,肉洞裡也塞滿時,沙織終於開始哭泣,氣憤、悲傷、倒錯的喜悅,這些感情混在一起沙織只有不停的哭泣。   第三章麻繩的強烈變態強姦   1   雖然完成希望已久的和沙織身體連成一體,老油條的市木也不會一下子就把肉棒插入到根部。插到肉洞的一半時,就讓巨大的肉棒來回移動,同時撫摸有彈性的美麗乳房,愛撫充滿性感的細腰,欣賞沙織對羞辱的反應。市木認為和這個單戀已久的女人結合的剎那,就是男人在一生中最感動的時刻。   這樣的歡樂遠超過性交的最後,射精時帶來的快感。   現在,市木在他五十二歲的生涯中正在享受最美妙的瞬間。把美麗的副教授橘川沙織陰戶美妙的感覺,用市木自己的身體確實記憶。   (啊……我絕對不會忘記這個陰戶的感覺)   他和沙織的第一次性交一定能成為市木今後的活力來源。只要想起這件事,他就會充滿信心和精力。   「嘻嘻嘻。這就是沙織的陰戶,嘿嘿嘿,陰戶夾緊我的肉棒了……沙織,你也感覺出來了吧?」   「不……不要……唔……」   在耳邊不斷的聽到淫邪的話,沙織快要瘋狂。而且像情夫似的喊她的名字,使自尊心很強的沙織感到很不愉快。過去連愛人也不許這樣喊的。   「沙織,你已經是我的人了。」   市木在虐待狂的興奮裡,對沙織說。   「現在已經完全是我的女人了,對不對?」   「不對,我才不會那樣!」   「哦,沙織,你是那樣討厭我嗎?」   「當然……做這種事……還敢說……啊……」   就在這時候市木故意深深的插入,沙織的話中斷,從口角流出哼聲。   「像你這樣的人……還能做……大學教授……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一面喘氣一面報以污蔑的話。   市木也不肯示弱。   「哼,不管你怎麼說,男人對女人是插入以後就是勝利。而且像你這樣流出淫水,還敢說大話。」   看著沙織流出羞辱的眼淚大笑。能給新銳的經營學家橘川沙織這樣的羞辱,他感到非常高興。   「你太過分……我不要了……放開我……啊……」   「還敢說,是你的陰戶夾緊不肯放鬆,嘿嘿嘿。」   他說的話有一半是真的,沙織的襞肉緊緊吸住市木的肉棒,只是這樣插入就有強烈快感。   市木仍舊沒有採取很大的動作。到子宮的路程還留下一半,實在捨不得採取活塞運動。   (反正有很多時間……)   現在的沙織,應該是不知道市木插入的有多深而感到恐懼和不安。   因為沒有電燈,不能看到沙織的表情是最遺憾的事。   也許這樣才好。這時候若能看到沙織惱人的美妙表情,就是老練的市木大概也無法持久。   因為沒有視覺,相對的嗅覺和聽覺更加銳利。   例如嗅覺。   長達後背的美麗黑髮,不斷的散發出濃厚的香味刺激市木,從脖子和腋下冒出來夢幻香水般的芳香,也使他受不了。在兩個人的皮膚摩擦時,在那些香味中逐漸混入汗味,顯得非常性感。   還是聽覺。   剛開始碰到市木的肉體,沙織就發出厭惡的叫聲,可是經過不斷的愛撫,發生微妙的變化。發出來的聲音變成鼻音,這時候偶爾還會聽到甜美的音色。   沙織怕對方發覺這種情形,頭向左右搖擺,挺動裸體克制自己的聲音。可是隨著結合的時間持久,好像忍不住發出性感的嘆息。   「嘻嘻嘻,沒有關係,不用客氣的大叫吧。」市木一面吸著美女散發出來的濃厚芳香,一面說。   「……」   「這樣……怎麼樣?」   「啊……嗯……唔……」   整個乳房抓在對方的手裡,赤裸的肉體被他搖動。這樣不停的動作,沙織不由得發出刺激對方性感的惱人啜泣聲。   「沙織……啊……沙織!」   市木的臉和沙織的臉摩擦,同時想接吻。   「不要!」   沙織頑強的不肯,拼命的擺頭躲開男人的嘴。   (這樣還不肯接吻!)   市木感到氣憤,好像對他徹底厭惡。既然如此,市木就用全身的體重加在沙織身上開始抽插。   「不會放過你的。」   把留在外面的肉棒跟部完全插入在狹窄的陰道裡。   2   「怕……我怕!」產生呼吸都困難的壓迫感,沙織忍不住呼叫。   「我怕……不要這樣!」   「又不是小女孩,二十八歲的女人說怕……太可笑了。在美國吃過不少洋人的肉棒了吧。」   「痛……啊……痛啊,不要插進去了。」   「不關我的事。這樣……你覺得好不好?」   市木剩下不多的白髮隨著身體搖動,拼命的凌辱美女。這樣還不夠,抱起修長的雙腿高高的舉起,更加深性器的結合。   「唔……」激烈的疼痛使沙織翻起了白眼。   「喔……進去了……進去了。」   市木深深的進去美女的體內,穿過肉洞到達子宮口。用巨大的龜頭在子宮口上旋轉。   「唔……啊……」   「是這裡嗎?是這裡難過嗎?嘿嘿嘿。」   「不要……不要……饒了我吧!」   聽到沙織的哀求聲,在活塞運動加入左右搖擺的動作,市木開始正式進攻。   就這樣默默的前後左右衝擊,市木這時候感到無比的興奮。   「噢……美妙的肉洞,比我想像的還要好。」   從腦頂到腳尖都產生甜美的麻痺感。這個女人的肉體一點也不像二十八歲,充滿新鮮和狹窄感。經過肉棒摩擦時,肉洞裡就會有反應。   (不知道這個女人有多少男人的經驗……)   如果是一般女人,這樣結合以後,大致能看出性經驗的多寡,但對沙織就無法區別。   她的黏膜濕潤和有熱度,正如她的年齡好像有很多經驗,但手腳又像處女一樣挺直,抽插時有僵硬的反應,又是沒有性經驗女人的反應。   (從那個錄影帶看到吹肉喇叭的樣子,好像經過男人的訓練,喘氣聲中還有變態的感覺……一定要把她的假面具拿下來……)   沙織還沒有顯露出本性,有了這種想法後,市木就開始認真的衝刺。用擅長的緩急配合動作抽插,同時揉搓乳房,在腰部到屁股上用手指的技巧輕輕搔癢。   大約有二十分鐘左右市木就用這種方法猛烈進攻,一般的女人到這時候就會投降。   事實上,沙織的官能必然已經完全陶醉。   雖然拼命的忍耐,但還是會從鼻孔發出性感的哼聲,也會輕輕扭動屁股。   當市木深淺不同的巧妙抽插時,就會發出「哎唷……哎唷……」   的甜美哼聲。可是沒有繼續向高潮爬升。   市木感到急躁。如果就這樣下去,他會先結束。   (沒有辦法,只好改變姿勢了。)   下腹部保持連接,但上身用力向後仰,形成坐姿狀態。   「你這是幹什麼?」   「我可沒有保證只用正常的姿勢。」   「我不要了!羞辱我到這種程度就夠了吧啊……不要……快放開我!」   改變成淫蕩的姿勢,屈辱感更強烈。沙織原來以為老學究型的市木不可能會這麼強悍,只要變成木偶一樣的忍耐幾分鐘,這一場交易就能完成。   「有什麼關係,我想用各種方式愛你。」   「不要誤會……我不是妓女……」   被這個最厭惡的人凌辱已經無法忍受,還要採取各種姿勢,簡直無法容忍。   可是市木以熟練的動作,改變種種不同的姿勢。   「這樣……怎麼樣?」   變成女人的騎馬姿勢。   「不要……啊……這樣的!」羞恥感使沙織大叫,可是肉棒仍舊深深插入肉洞裡,沙織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3   像特技似的改變種種姿勢,不知何時沙織的身體側臥,市木從後面插入。   而且在這一段時間裡,二個人的性器一直保持結合狀態。   「年紀大了以後,對性交會變成這樣。有的女人喜歡這樣,因為年輕人只是兇猛而沒有技巧。」   「啊……唔……」   「怎麼樣?滿意了吧?這種姿勢是不是很好呢?」   「不要……太過分……啊……不能……那樣……」   女人的身體不停的受到衝擊,男人的手從後面伸過來用力揉搓乳房。   另一隻手伸到下腹部,找到已經充血的陰核捏來捏去。   「你的陰核已經這樣膨脹了。」   「唔……」   沙織想夾緊雙腿,但卻被市木的腿纏住,手指在陰核以及插入肉棒的陰唇上來回撫摸。   「好嗎?真的好嗎?」   市木發出很興奮的聲音。   原來使她惡心的舌尖在耳朵上舔,深入耳洞裡,在雪白的脖子上蠕動,可是沙織已經沒有辦法抵抗。   「啊……啊……」   (以這種難看的樣子被他任意玩弄……)   流出傷心的眼淚,自己實在太慘。但這種悲傷感反而引來奇妙的興奮。   連她自己都感覺出子宮異常的騷癢,分泌出來的淫水也增加濃度。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沙織感到困惑,因為現在要產生在秘密俱樂部裡被陌生男人捆綁,強迫她吹喇叭時完全相同的被虐待陶醉感。   沙織咬緊牙關,拼命的防止將要崩潰的理智。和厭惡的男人性交時絕不可以達到高潮。   「有性感了吧,沙織,好起來了吧。」   市木開始有規則的抽送,說話也充滿信心。   沙織拼命搖頭,長髮隨著飄逸。   「還沒有嗎?我覺得你的陰戶裡流出愈來愈多浪水。」   「我沒有!啊……你快一點弄完吧……」   還沒有說完,市木開始要她俯臥。   沙織開始抵抗,側臥著用四肢堅持不改變姿勢。   立刻冒出汗。如果現在變成俯臥,從背後受到姦淫,會產生更強烈的變態性感……產生這樣的預感。   「你不要讓我多費力氣。」   「啊……痛……痛啊……」   「你要乖乖的聽我的話!」   市木逐漸發揮大學教授不應該有的暴力和虐待性。從後面抓住沙織的黑髮用力拉,毫不留情的讓她採取他需要的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