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板免费再在线视频观看|谁有三级片下载|免费在线观看黄色视频
业务邮箱
E7vXD3r2@hotmail.com
道始无极
道始无极

文章内容

intro
玉丘山脉山势巍峨,磅礴峭立,直入云霄,此山之中时有异象突起,凡人震惊,皆以为神迹。山巅有一殿,曰之道真。曾有好事者,欲登此山。比及山腰处,雷云大作,风雪交加。好事者以为天变,执拗向前。忽一人自云中飘然闪现,厉声喝之,好事者不加理会。云中之人大怒,乃引万钧雷霆轰之,好事者毙,山亦无端遭难,山石尽被劈落。自此,此山有如神作,仅余一角强撑山体,倒立于世间。世间有信奉神仙之说者,尽皆往来朝拜。道真殿乃赤松子修炼之地,磅礴浑成,常年积雪覆盖,隐隐透出仙家灵气。赤松子本为南极玄天帝君,平生并无所好且不善言辞,唯嗜酒如命,放浪形骸,遂脱离众仙云游四方。百余年前历经玉丘山处,见此山势巍峨,云雾缭绕,山间钟林毓秀,却不生鸟兽,无比清静,实为难得之风水宝地,遂施展法力,道真殿一挥而就。赤松子曾下山寻访美酒佳酿,偶见一村庄,村人俱遭妖魔屠戮,死伤殆尽,仅余一襁褓婴孩啼哭不止。赤松子当下雷霆震怒,杀尽众妖救下婴孩收为弟子。因那村庄处于秦地,故取其地为姓,名少德。赤松子对这婴孩甚是喜爱,遂将囊中之术尽数传授,更耗千年修为以无上玄法助其练就仙体金身,令其位列仙班。转眼已二十年过去,当年襁褓婴孩已是堂堂少年,剑眉虎目,雄姿俊伟,着一身青白广袖道衣,更显仙风飘逸。若是搁在凡间,不知有多少少女竞相投怀。“少德!”一声呼喊,声音略带急迫之意,赤松子拖着肥胖的身躯,敞露着上衣在观中四下寻找。秦少德屈身躲在一株蜿蜒曲折的青松树下,抿嘴窃笑不已,这个师傅,大约又是想遣自己去替他买酒。“好你个兔崽子!竟敢连为师的话也不听了!还四处躲藏!”赤松子半晌寻不到秦少德,渐渐转怒。“渡决引法,万物归一,奉我玄妙,道始无极!”赤松子两手掐指,口中念念不绝,忽地腾起丝丝青光,围绕周身,看上去颇有些狰狞。“师傅我在这!有事您吩咐便是!千万别念!”秦少德气喘吁吁地一溜烟小跑至赤松子身边,大声喊道。上次赤松子发威时,差点就将道真殿毁了,道观周围山石树木尽皆化成飞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脾气古怪的胖老头子发起火来,否则后果可就严重了。秦少德深明此理。赤松子脸上阴沉转眼消失不见,此刻那张肥脸已换上一副慈祥友善的表情,面带微笑,看得秦少德头皮发麻。“为师今日修炼之时似乎忽感体内真气流转不畅,大概是因为灵气不足所致,听说凡间所酿美酒皆有灵性,不如徒儿你帮我寻上几壶,好让为师修炼顺畅,早日参破天机。”赤松子胖脸上的肉几乎掉了下来,配上那副几近谄媚的表情让秦少德颇觉恶心。这老东西,早已是仙人了还参悟什么天机。每次都是这套说辞,一字未增未减,估计早已烂熟于心了。秦少德不禁摇摇头。“少德,你可愿意帮为师这个小忙?”赤松子一张胖脸几乎贴到了秦少德脸上,眯着两只小眼睛看着这个徒弟。“师尊有命,少德哪敢不从。”秦少德只好投降。“这才是为师的好徒儿!哈哈!回来以后为师送你件好东西!”赤松子见秦少德已然答应,不由地心花怒放。多年以来的经验告诉秦少德,“好东西”这种神秘物事,未必便好。上次秦少德下山买酒回来,便向师傅讨要所谓的“好东西”。正好,道观里不知哪位仙人的仙鹤正游历到此,赤松子居然就地取材,把仙鹤一身羽毛拔了个精光,做了把羽扇赐给秦少德。后来那位仙人找上门来,竟发现秦少德悠闲自得地扇着羽扇,不由怒火中烧,差点没引来三昧真火把他烧成烤鸭,秦少德只好将贴身宝玉供上,这才打发了那位仙人。实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突然又听赤松子提起所谓“好东西”,秦少德急忙摆手婉拒。赤松子目的已然达到,也不理睬他,眉开眼笑地回了观里。秦少德仰天长叹一声,折回道观里换上一身衣衫,行至悬崖边纵身一跃,下凡去了。广郡城为陵州国都城所在,西边一带崇山峻岭,更有玉丘山为天险,北边与中原接壤,乃异域商贾往来贸易之交通要道。东南两面环海而接,码头林立,船夫号子不住呐喊,走街小贩往来吆喝之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常。由于商铺云集,这城东之处,自然便成了繁华所在。此时,秦少德一身翠色锦绣长袍,已用发髻将头发高高扎起束在头顶,两缕长发自两肩自然披下,一副富家子弟打扮,款款而行。前方一家店门前,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秦少德避过迎面行人过客,侧身挤进人群掂足观望。店门正上方挂着一块牌匾,“春风楼”三个大字赫然在目,笔锋苍劲有力,一气呵成,颇有大师风范。牌匾之下几名妙龄少女袅袅婷婷,款款而立,热切招呼着往来客人。“公子可是要买些佳酿?”一黄衫少女发现了停在门口驻足不前的秦少德,热切地迎了上来,笑吟吟地道。秦少德愣了一愣,将目光投向那黄衫少女。这少女生的明眸皓齿,脸颊圆润可爱,透着一股青涩之气,瞪着一双亮闪闪地大眼睛,仅有一件丝质黄衫长裙披在身上,内衬的白色抹胸紧紧贴在身上,肌肤娇嫩似雪白皙无比,胸部正随着少女的呼吸起伏不定摇摆晃动。秦少德哪见过这等场面,不由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少女胸部。“公子,你……”黄衫少女发现秦少德那双眼睛竟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胸口,不由放低了声音,羞怯无比。“啊?嗯嗯,我是来买些姑娘的。”秦少德心不在焉地回道。店门前几位妙龄女子闻言扑哧一笑。“公子既然是来买酒的,那么不妨到里面品尝品尝。”黄衣少女忍住笑意,连忙替秦少德解围。“嗯,好。”秦少德自己并未察觉有什么不妥,大方地跟在少女身后,迈进了春风楼,一双眼睛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黄衫少女的背影。春风楼内部并不大,每个角落处都竖着一口半人来高的紫木方柜,柜子之上摆放着一支白美无暇的玉杯,风雅至极。秦少德一进店门,不知从何处跑来一个瘦老头子对着黄衫少女说了些什么,黄衫少女便徐徐退至门口继续招揽生意,不时回头朝店里看看,目光有意无意地在秦少德身上转来转去。整个店里却是只有秦少德一个客人。老头子支开了黄衫少女,眯着眼睛笑嘻嘻地伺候着秦少德:“公子是要哪种美酒?我这有上好的女儿红,还有……”秦少德不等他说完,伸手指向门口的黄衫少女:“我要那个。”老头子闻言,哭笑不得:“公子,那可是个大活人。这我可做不了主。”老头子暗自摇头,这人看上去一副富家公子模样,不像是来找事的。除非,是个傻子。老头子心里寻思道。“开个玩笑罢了。”秦少德哈哈一笑,他虽然常年不与外界往来,这点人情世故却还是知道。不过这黄衫少女还真是不错。老头子伸手抹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这位公子还真是幽默。“不如老叟将我店上好酒全部一一取出供公子品赏?”既然是位客人,那就得好好招待,老头子满面笑容地看着秦少德。秦少德一皱眉,自己对酒一窍不通,也提不起丝毫兴趣,完全是被*无奈,应付应付了事。“我不喝酒,你随便捡两瓶上好的酒装了便是。”“好嘞!老叟这便与公子装酒去。”老头子眉开眼笑地走向柜内,这么爽快的主顾可是第一次遇见。虽说天下商贾皆唯利是图,可在这广郡城内,却无一家敢贪图钱利,以次充好。倒也不是民风淳朴,只是这陵州国法度甚严,弄不好只怕吃了官司。秦少德倒也不怕店家投机取巧,趁着老头子去装酒的空当,悄然行至黄衫少女身后,微笑望着少女背影。“公子何事?”黄衫少女扭头正好看见秦少德立在自己身后,脸上笑容不断,连忙后退一步,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少年。秦少德本就生得一副好模样,七尺高的身子裹着锦绣长袍更显挺拔俊朗,非但黄衫少女,就连其他几位妙龄女子也不禁看的有些痴了。“没事,不知可有荣幸得知姑娘芳名?”秦少德见少女紧紧盯着自己,不禁又将目光转向少女胸前,看得口干舌燥,内心一阵激荡。奇怪的感觉,秦少德摇了摇头,抬高了视线与黄衫少女对视。引得身旁其他几位少女愤愤地扭过头。“奴家叫做紫落。”黄衫少女被秦少德盯得两颊泛红,连忙低下头去,更是增添了一丝妩媚之情。“很好听的名字啊!”秦少德点头赞道,这个叫做紫落的少女,真是人如其名,露红烟紫,不胜娇美。“公子呢?”紫落偷偷抬起头向秦少德瞄去。“秦少德。”“公子,您的酒来了!”瘦老头子不知从哪窜了出来,笑眯眯地将两壶酒递上。“多少银两?”秦少德接过两壶酒拎在手上,这干精精的老头子每次都来得不是时候,惹得秦少德心生一丝厌烦。|“二两!”老头子笑嘻嘻地搓着手,只等接过银子。秦少德皱着眉头,从兜里掏出一块上次下山买酒剩下的银子甩给老头子。“哟,公子您真是贵人哪,以后一定常来啊!”老头子喜笑颜开地接过银子,足足五两有余!常来?秦少德皱起眉头,要不是师傅那糟老头子连哄带骗,威逼强迫,自己此时在山上逍遥自在。新书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还请各位道友多多帮忙,收藏推荐!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